1. 大熊貓國家公園里的守山人

    編前語(yǔ):

    生態(tài)文明是人類(lèi)文明發(fā)展的歷史趨勢。

    習近平總書(shū)記指出:

    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。

    人不負青山,青山定不負人。

    2021年10月12日,我國公布了首批國家公園名單,大熊貓國家公園位列其中。

    作為長(cháng)江上游生態(tài)屏障的重要區域,大熊貓國家公園不僅僅是對珍稀物種的保護,也是生態(tài)文明建設的國家戰略。保護好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成為時(shí)代的一道“必答題”。

    成都既是公園城市的首提地,也是生物多樣性的樣本城市,肩負著(zhù)保護熊貓家園,堅持綠色發(fā)展的國家使命。打好熊貓牌、保護好綠水青山這個(gè)“金飯碗”,做好公園城市這篇大文章,檢驗著(zhù)成都這座超大城市的城市智慧和發(fā)展雄心。

    在大熊貓國家公園成都片區,有一群鮮為人知的人,他們如同秘境之魂,守護著(zhù)身邊那片珍稀的凈土,足跡踏遍了那里的山山水水.......

    山 魂

    ——大熊貓國家公園里的守山人

    主筆:王繼飛 記者:李慧穎

    從祭山到愛(ài)山,從狩獵變?yōu)槭厣剑?/p>

    從青澀到遲暮, 一腔熱血巡護山間;

    從攫取到開(kāi)發(fā),探尋人與自然和諧之道;

    他們,巡護山林二十載,只為守護大熊貓的生態(tài)家園。

    遠離都市,遠離繁華。

    有過(guò)苦,有過(guò)痛,有過(guò)淚,有過(guò)笑;

    是什么在支撐著(zhù)他們?

    今年,大熊貓國家公園正式成立,我們將目光投向大熊貓國家公園里的守山人,探尋堅守背后的故事。

    ▲大熊貓

    成都市區向西北約90公里的光光山,是野生大熊貓的樂(lè )園。

    10億年前,光光山就已露出海面,為都江堰市的最高峰,海拔4582米。

    站在山頂,大熊貓國家公園都江堰片區如畫(huà)圖般徐徐展開(kāi):

    總面積約400平方公里,包括核心保護區約300平方公里,一般控制區100平方公里。

    這里雖然山巒重疊,人跡罕至,近4000米的垂直高差,對人能產(chǎn)生強烈的震懾和壓迫感,卻是生物多樣性的天然樂(lè )園。

    據統計:

    脊椎動(dòng)物有421種,占全國總數的8.2%,包括國家一級重點(diǎn)保護動(dòng)物大熊貓、川金絲猴、林麝、羚?!?/p>

    維管植物有3284種,占全國總數的10%,包含古老的孒遺植物珙桐、水青樹(shù)……

    1997年,都江堰市成立龍溪虹口國家級自然保護區。

    2000年,作為首批走進(jìn)保護區的工作人員,都江堰管護總站的梁紅英與她的同事們,開(kāi)啟了漫長(cháng)的守巡山生涯。

    ▲梁紅英

    今年10月,大熊貓國家公園正式成立。

    21年來(lái),有一群守山人在默默堅持。

    曾六次登頂光光山的向導劉素康,走遍了這里的山山水水。

    青山依舊雄壯,而他已從壯年走到遲暮老人。

    望著(zhù)左耳已有些失聰的老向導,望著(zhù)自己撒下青春熱血的綿綿山巒,51歲的梁紅英眼角有些濕潤,她說(shuō)自己百年之后,“想變成一株小草,融入大山的懷抱?!?/p>

    “最后”的向導

    11月初,天陰蒙蒙的,細雨如絲。

    都江堰龍池半山腰一處廢棄的建筑里,幾位身著(zhù)迷彩服的村民正在清點(diǎn)物品。

    地上,擺放著(zhù)鍋、碗、壺、青菜、蛋黃派、睡袋等行李和口糧。

    還有一桶白酒。

    山里溫差大,白酒,是用來(lái)御寒的。

    頭發(fā)有些花白的劉素康,將綁腿緊了緊,抬頭看了看路旁的山。

    山上蒼翠濃密,幾乎不見(jiàn)路。

    等會(huì ),他和幾位村民,就將背著(zhù)物資,帶科考隊員向深山進(jìn)發(fā)。

    這次,是中國大熊貓保護研究中心,聘請劉素康為向導,去找尋大熊貓“小核桃”和“琴心”蹤跡的。

    2018年底,圈養大熊貓“小核桃”和“琴心”在龍池山上同時(shí)放歸大自然。

    一年前,電子定位器電量耗盡。要想確認大熊貓的健康狀況,就只能進(jìn)山查看。

    這一去,將是好幾周時(shí)間。

    向導劉素康:“我要一直爬,爬到我爬不動(dòng)為止”

    劉素康早已記不清,這是他第多少次進(jìn)山了。

    “從2000年開(kāi)始,到2021年,我帶他們(科考隊)已把虹口龍溪的山都走遍了?!眲⑺乜翟?huà)語(yǔ)中透露著(zhù)自豪,“光光山我都登頂過(guò)六次!”

    劉素康的老家在虹口深溪溝,屋后便是原始森林。 1997年以前他靠打獵、伐木為生。1997年,龍溪-虹口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成立(現大熊貓國家公園都江堰片區),打獵、伐木被逐漸禁止,他便在政府劃分的種植區域內務(wù)農,去城里打工?!胺N厚樸這類(lèi)的草藥,每天打點(diǎn)零工?!边@樣的改變讓劉素康很不適應,但生活還得繼續。

    ▲劉素康

    2000年一次偶遇,將劉素康拉回了這座山里。

    “當時(shí)我們第一次到虹口核桃坪巡查時(shí)偶遇劉師(劉素康),閑談中發(fā)現他為人誠實(shí),對山地熟悉,野外生存經(jīng)驗豐富?!弊鳛槭着哌M(jìn)保護區的工作人員,梁紅英回憶著(zhù)與劉素康初次見(jiàn)面的場(chǎng)景。

    保護區初期巡護目的,是摸清“家底”,通過(guò)糞便去查清大熊貓的活動(dòng)范圍。

    2000年4月,第一次野外巡護,劉素康被臨時(shí)聘為向導。

    那次巡護,梁紅英記憶深刻:

    遭遇螞蝗圍襲,一個(gè)個(gè)像魔鬼似的,搖擺著(zhù)頭朝著(zhù)腿上“蜂擁而至”,讓她至今想起都心驚膽顫;

    首次發(fā)現大熊貓糞便,興奮中去尋新鮮的,偏離線(xiàn)路迷路又遇大霧,方向全失,軍心大亂;

    ……

    還好有劉素康。

    “都別亂動(dòng),靜等霧散?!?/p>

    劉素康聲音響起,一錘定音?;艁y的心,也安定了下來(lái)。

    他憑借豐富的經(jīng)驗,帶著(zhù)巡護隊員化險為夷,“一戰成名”。

    21年來(lái),劉素康“守護”著(zhù)巡護員,也耳濡目染對山有了更深的認識:不再是索取,而多了一份守護的愛(ài)。

    “我就喜歡和他們一起巡山,找熊貓糞,看羚牛、獼猴、珙桐、杜鵑花……從以前偶爾一次看到,到現在越來(lái)越常見(jiàn),我就覺(jué)得很開(kāi)心!”

    盡管現在已到花甲之年,左耳有些失聰,但身體還硬朗的他不顧子女勸阻仍要繼續。

    “我要一直爬,爬到我爬不動(dòng)為止?!?/p>

    ▲大熊貓

    獵戶(hù)楊良坤: “花熊你走得了嘛,緊到吃”

    想一直爬下去的,還有由向導轉為巡護員的楊良坤。

    前方的林子里一陣嘩啦啦,似乎有什么動(dòng)物。

    楊良坤加緊了腳步,悄悄朝聲響處走去。前面不遠處,三坨飽滿(mǎn)的“長(cháng)圓錐”躺在草叢中,還冒著(zhù)熱氣。

    “花熊糞!它應該還沒(méi)走遠!”這場(chǎng)偶遇,讓楊良坤心中一喜。繞著(zhù)林子向前走了一段,一只大熊貓正坐靠在一個(gè)大竹筍邊,用力撕咬著(zhù)。

    那是2010年,在虹口土坡坪海拔1800米科考時(shí),向導楊良坤看到的景象?,F在回想起來(lái),他還是很懊悔?!拔覀儯ㄏ驅В┳叩每?,科考隊員要記錄數據,落在后面。我沒(méi)有相機,也沒(méi)有智能手機,沒(méi)法拍照,失去這難得的機會(huì )?!?/p>

    “你走得了嘛,緊到吃?!彪x大熊貓20米開(kāi)外,楊良坤嚷了嚷。

    大熊貓看了他一眼,爬起來(lái)就走,很快消失在叢林中。

    楊良坤生在深山,長(cháng)在深山。父親生病行動(dòng)不便后,11歲的他便開(kāi)始分擔家庭重擔,種雪山大豆,挖筍,狩獵,茫茫山林曾是他的獵場(chǎng)。帶上大米、小鍋和獵槍?zhuān)瑺可霞依锏墓?,在山里一走就是好幾天?/p>

    “打野豬、山羊?!?/p>

    八十年代,二十多歲的楊良坤第一次當向導,帶著(zhù)當時(shí)的林業(yè)局科考隊員進(jìn)山里,他發(fā)現這群人有點(diǎn)怪,“都是城里人,來(lái)大山里一待好幾天,記記寫(xiě)寫(xiě)的,也不知道圖啥?!?/p>

    自然保護區成立后,不能砍樹(shù)、不能狩獵、不能挖筍……“禁止我們做的事情越來(lái)越多,違反了還會(huì )罰款?!睏盍祭ば闹幸苍羞^(guò)抱怨和不解。

    但多次參與野外巡護后,“綠水青山”、“生態(tài)保護”這些詞在楊良坤的腦海中變得具象:山更綠了,野生動(dòng)植物繁盛了,“感覺(jué)很有生氣?!?/p>

    ▲巡山中的楊良坤

    2016年,楊良坤從向導轉成二郎廟巡護站的巡護員,每月工資2000多,一周一輪換,要完成120公里的巡線(xiàn)?!斑@些人(巡護員)吃這么多苦,就是想保住這片山,給這些動(dòng)植物一個(gè)安穩的家。我理解了他們,也想成為其中一員?!?/p>

    他打心里更愛(ài)這片山了。

    前兩年,老屋旁種的重樓(一種藥材),被豪豬啃吃了,前后損失約8000元。

    “吃都吃了,還能怎樣?”面對曾經(jīng)的“獵物”,楊良坤選擇報告森林公安,“把它們往山上趕一趕就好,它們也是生命啊?!?/p>

    年過(guò)半百的楊良坤一說(shuō)起巡山的事情,總是眉飛色舞,語(yǔ)氣輕快?,F在,一旦發(fā)現動(dòng)物,楊良坤會(huì )第一時(shí)間掏出手機,躲起來(lái)悄悄拍照,在他的手機里,保存著(zhù)各種動(dòng)植物的照片。

    他說(shuō),他的孩子們向往都市的繁華,去城里打工了。

    “我們算是對大山最熟悉的人了。我就想一直干下去,直到管護站不再需要我?!?/p>

    ▲巡護員巡山途中

    還有曾經(jīng)的獵戶(hù)元青(化名)。

    2018年11月,當地村民元青被反盜獵聯(lián)合行動(dòng)組在獅子林逮了個(gè)”現行“時(shí),他正在安置獵套:用線(xiàn)壓住竹子,在地上巧妙設計機關(guān),利用竹子的彈性套住獵物。

    經(jīng)過(guò)現場(chǎng)教育,元青意識到了問(wèn)題。

    當年12月,利用對獵套的熟悉,他被請去龍池管護站上方密林進(jìn)行地毯式搜索,清除一切捕獸夾:那里,是圈養大熊貓“小核桃”、“琴心”放歸前的適應地。

    至此,元青成為了管護站的“線(xiàn)人”。

    反盜獵、反非法采集,只是野外巡護的工作之一。管護站不僅需要向導劉素康、巡護員楊良坤、線(xiàn)人元青,也更需要專(zhuān)家型的人才。

    專(zhuān)家的真愛(ài)

    大海有著(zhù)一長(cháng)串的頭銜:都江堰管護總站龍池站站長(cháng)、高級工程師、拔尖人才。

    但他更喜歡被稱(chēng)為植物專(zhuān)家。

    “行走的植物百科全書(shū)”是眾人對他的贊揚。整個(gè)都江堰片區記錄的高等植物3000余種80%以上他都認識。

    說(shuō)到巡護,這位以特殊人才引進(jìn)到都江堰管護總站的江西人,有一肚子話(huà)說(shuō)。

    植物專(zhuān)家朱大海的生死十日

    朱大海有寫(xiě)日記的習慣。

    翻開(kāi)他的日記,密密麻麻記滿(mǎn)了每次巡山科考時(shí)的心得體會(huì )。

    比如,2003年6月9日,他寫(xiě)道:“深夜三點(diǎn)過(guò),我趴在床上,記下我跑野外以來(lái)最驚險、最艱苦、也最狼狽的一次經(jīng)歷,以及生死關(guān)頭時(shí)的感悟?!?/p>

    生死,對于巡護隊員來(lái)講,面對的幾率是要大很多的。

    9年后,朱大海再次面對生死,他取名為“生死十日”。

    2012年5月,朱大海帶領(lǐng)一支10人隊伍,進(jìn)入核心保護區光光山探路,這是5.12地震四年后的首次。

    盡管他曾三次登頂,但震后山體變成什么樣,誰(shuí)都不知道。

    艱險遠超預料。

    ▲巡山科考現場(chǎng)

    預計12天的行程,每人背負近60斤的物資。

    “那次,我們什么都經(jīng)歷過(guò)了?!敝齑蠛;貞浾f(shuō)。

    拍照記錄時(shí)滑倒,左手被尖石劃出一道深口,鮮血直流;

    沒(méi)有橋,齊腰深的水也只能趟,雙腿泡得白腫;

    下雨怕發(fā)洪水,半夜起來(lái)兩三次查看水位;

    遇堰塞湖,只能找獨木棒架一架,“像水上漂”。

    手腳并用爬超80度的陡坡,不時(shí)有石頭滑落;

    躲避不及有向導腿被砸中;

    ……

    第六天下午5時(shí)許,登頂。下山途中,冷雨與霧同起,能見(jiàn)度不足5米。全身都被淋濕,冷得發(fā)抖,勉強找了個(gè)平坦之處宿營(yíng)。

    “這地方,零星長(cháng)了些不足10厘米的高山杜娟和雜草,根本沒(méi)有搭帳篷的材料,也無(wú)法生火做飯?!?/p>

    用登山杖支起彩條布,算是帳篷,胡亂吃了點(diǎn)干糧,鉆進(jìn)各自睡袋,準備睡覺(jué)時(shí),天降大雪,十分鐘不到就積了厚厚一層。

    半夜,積雪壓垮了帳篷,貼在隊員們的胸口上。

    大雪封山了。

    第七日,被困中。

    “當時(shí)已經(jīng)連續吃了4頓干糧,大家的胃都特別難受?!?/p>

    冷,難受。孤寂在蔓延。

    山里無(wú)信號,只有一臺衛星電話(huà),供每日給局里報平安。

    作為領(lǐng)隊,朱大海承受巨大的壓力,他要保證每一位的安全。

    第八日清晨六點(diǎn),天,終于放晴,可以下山。

    一位隊員晃動(dòng)手機,突然找到微弱的信號,大家趕緊打電話(huà)向家人報平安。電話(huà)那頭聽(tīng)到一聲“喂”,信號便已斷掉。

    拿相機準備拍下隊員表情的朱大海,看到這樣的場(chǎng)面:四位七尺男兒,聽(tīng)到喂的一聲時(shí),淚流滿(mǎn)面。

    朱大海也沒(méi)忍住,悄悄轉身,拭去眼角的淚水。

    ……

    毫無(wú)疑問(wèn),巡護是一項辛苦又危險的工作。

    ▲龍池管護站

    “山下是5G時(shí)代,山上連電話(huà)都打不了?!敝齑蠛K诘凝埑毓茏o站,條件最艱苦,無(wú)電無(wú)水無(wú)信號?!叭ツ瓴艩窟M(jìn)來(lái)一根網(wǎng)線(xiàn),能上網(wǎng),打不了電話(huà)?!彪娍?a href='/taiyang/' target=_blank>太陽(yáng)能,陰雨天缺電就只能早點(diǎn)鉆被窩。

    爐火忽明忽暗,朱大海凝望著(zhù)窗外。剛過(guò)七點(diǎn),天色已暗,他就準備回屋睡覺(jué)了。

    凌晨六點(diǎn),朱大海朦朦朧朧睜開(kāi)眼,小心鉆出睡袋,稍不留神,睡袋上的凝水就會(huì )滴落到身上?!吧缴蠚鉁氐蜐駳獯?,再冷一點(diǎn),睡袋上都是薄薄一層冰?!?/p>

    但比起野外,能在房間里睡,已是莫大幸福了。

    ▲朱大海

    朱大海不是沒(méi)打過(guò)退堂鼓。他的愛(ài)人,是向導劉素康的女兒。當時(shí)小朋友生病要動(dòng)手術(shù),需家長(cháng)簽字。妻子拿不定主意,卻怎么也聯(lián)系不上朱大海。等朱大海從野外巡線(xiàn)回來(lái),小朋友都已出院回家了。

    妻子見(jiàn)到他,哭著(zhù)問(wèn),“你為什么要干這一行?”

    朱大海的胸口,頓時(shí)像炸裂開(kāi)了一樣。

    被妻子靈魂拷問(wèn)后,他曾跑到領(lǐng)導那提出辭職。但回家睡了一覺(jué),又后悔了。

    “還是舍不得?!?/p>

    每年四月,是國家一級重點(diǎn)保護植物珙桐的開(kāi)花季。

    遠遠望去,如白鴿展翅。

    ▲珙桐 攝影\朱大海

    朱大海迷戀這些動(dòng)植物。巡線(xiàn)時(shí),發(fā)現一株稀有的勺蘭,能讓他開(kāi)心好一陣。

    劉素康還記得他與朱大海的一次巡線(xiàn)歷險。在一處名為“牛吃水”的地方,第一次見(jiàn)到大熊貓的主要伴生動(dòng)物——羚牛。

    羚牛行蹤極其隱秘,難見(jiàn)真容。那次,他們見(jiàn)到了一群。

    最壯碩的羚牛體重接近四百斤。它們悠閑自在的喝水散步,沐浴著(zhù)陽(yáng)光,嬉戲打鬧。

    ▲羚牛

    朱大??慈朊粤?,他拿著(zhù)相機拍著(zhù)拍著(zhù),就朝羚牛走去。劉素康一把沒(méi)拉住,“你不要命了?”

    一頭成年羚牛發(fā)現了他,低頭沖了過(guò)來(lái)?!案杏X(jué)地動(dòng)山搖樣?!眲⑺乜蹬牧伺闹齑蠛?,兩人會(huì )意向后狂奔。

    哪是牛的對手?眼看越追越近,兩人急中生智,爬上了一棵大樹(shù)。羚牛在樹(shù)下轉了好幾圈,才離開(kāi)。

    或許正是看中了朱大海對山的癡,劉素康才將女兒放心嫁給了他。

    動(dòng)物專(zhuān)家尚濤:“森林并不如想像的好,除非你是真愛(ài)?!?/p>

    對山癡迷的人,遠不止朱大海一人。

    被稱(chēng)為“鏟屎官”的趙衡,研究生學(xué)歷,管護總站學(xué)歷最高的人。她在野外見(jiàn)到糞便,就兩眼放光:湊近觀(guān)察色澤,扒開(kāi)分析,然后得出結論:是藏酋猴的,中午還吃了獼猴桃。

    趙衡滿(mǎn)意的笑了,好像此時(shí)與動(dòng)物產(chǎn)生了共鳴。十多年來(lái),趙衡從未在野外遇見(jiàn)過(guò)大熊貓,但她通過(guò)研究熊貓糞便,能看出許多信息。

    還有管護總站科研所所長(cháng)尚濤,動(dòng)物專(zhuān)家,微信取名“野人”,特別喜歡拍鳥(niǎo)類(lèi)。創(chuàng )新了科研監測方法,使紅外相機的圖片數據化、錄入自動(dòng)化,構建了大熊貓活動(dòng)區域熱力圖。他期待著(zhù)國家公園成立后,能投入更多先進(jìn)的設備與技術(shù)。

    “其實(shí)森林真并不如想像的美好?!鄙袧f(shuō),“除非你是真愛(ài)?!?/p>

    ▲尚濤

    風(fēng)餐露宿、涉水過(guò)河,巡護隊員大都患有較嚴重的風(fēng)濕性關(guān)節炎,其他小傷小痛都早習以為常。

    因真愛(ài)才能堅守,也互相成就。

    這些年來(lái),朱大海把心血都灑在了這里的一草一木,發(fā)表20余篇國家核心期刊論文,出版專(zhuān)著(zhù)2本,多次得到表彰;尚濤則成為四川自然保護行業(yè)中的技術(shù)骨干。

    他們用心守護著(zhù)大山,大山也成就了他們。

    在朱大海的影響下,2018年,他的妻子也加入了巡護隊。

    護山愛(ài)山之火 一代傳一代

    一抹血紅散向空中,順山方向劃出大大的弧線(xiàn)。

    雞血星星點(diǎn)點(diǎn),飄灑而下,散入山石草木中。

    抹了脖子的公雞,被向導劉素康高高舉起,嘴里念念有詞。

    按山民習俗,當地人進(jìn)山定當祭拜山神。

    不遠處,青山重重,深幽靜謐,令人生畏。

    盡管時(shí)隔21年,劉素康帶領(lǐng)大家巡山前祭山的場(chǎng)景,依然讓大熊貓國家公園都江堰管護總站的梁紅英記憶猶新。

    而劉素康,早已不再祭山。

    梁紅英說(shuō),劉素康已從狩獵人,變?yōu)槭厣饺?,“他不用再害怕山了?!?/p>

    作為女巡護員,梁紅英坦誠自己一直很虧欠家庭。兒子出生4、5個(gè)月,她就進(jìn)了山,想打個(gè)電話(huà)要徒步幾公里,“電話(huà)還沒(méi)接通,自己就先哭成淚人?!?/p>

    畢業(yè)于四川農大的梁紅英,今年已51歲。在得知大熊貓從瀕危變?yōu)橐孜:?,格外開(kāi)心,也很釋?xiě)?。這些年的守山護山,“雖是滄海一粟,但水滴也匯成了大海,很是值得?!?/p>

    她說(shuō),她把青春獻給了大山,她百年后,想變一株小草,融入山的懷抱。而令她心慰的是,新鮮血液正在加入。

    1989年出生的芶安然,管護總站二郎廟站站長(cháng)。年紀不大,想法很多。他正在培訓12位社區居民成為自然體驗師,為有需求的驢友提供專(zhuān)業(yè)向導,享受?chē)夜珗@的第一批紅利。

    1990年的何東主要從事科研監測。他還清楚的記得第一次撿到大熊貓、金絲猴糞便時(shí)的激動(dòng)。

    1992年的劉雅夢(mèng),則希望用新媒體等新的傳播方式,宣傳國家公園,讓更多年輕人關(guān)注、關(guān)心,參與其中。

    老一輩守山人的精神深深打動(dòng)著(zhù)這些年輕人?!拔覀円蛩麄儗W(xué)習,接過(guò)守山的棒,守護好大熊貓的家園,有擔當,永不言退!”

    金山銀山的轉換

    王賢祥掀開(kāi)溫室的一角,俯下身仔細察看了下,笑意從嘴角流出。旁邊的一塊牌子上寫(xiě)道:大熊貓友好產(chǎn)品。

    溫室里,栽種的是赤松茸。

    王賢祥是大熊貓國家公園入口飛虹社區的黨委副書(shū)記,大熊貓國家公園的成立,他嗅到了發(fā)展的契機。

    副書(shū)記王賢祥的生意經(jīng):“把靈芝賣(mài)到美國去”

    “王書(shū)記,靈芝的國際級權威認證通過(guò)了,準備動(dòng)員居民培訓!”都江堰管護總站高原站站長(cháng)劉波興沖沖地喊著(zhù)王賢祥。

    “沒(méi)有白辛苦!”王賢祥激動(dòng)地拍著(zhù)自己的大腿站了起來(lái)。

    去年,社區支柱產(chǎn)業(yè)獼猴桃滯銷(xiāo)。在都江堰管護總站和世界自然基金會(huì )的關(guān)心下,社區干部與劉波多次外出考察學(xué)習轉型。

    ▲王賢祥(右)抱著(zhù)純野生熊貓靈芝

    飛虹社區所在的元寶山,就發(fā)現過(guò)野靈芝,當地氣候土質(zhì)適合靈芝栽培。目前管護站聯(lián)合入口社區開(kāi)展了靈芝和赤松茸的試點(diǎn)培育,“國家公園既要保護也要發(fā)展,普惠帶動(dòng)所有人的生計問(wèn)題,同時(shí)讓周邊百姓都參與到大熊貓國家公園的建設中來(lái),共享紅利,才是持久之計?!眲⒉ㄕf(shuō)道。

    一手試點(diǎn)培育,一手進(jìn)行國際認證,開(kāi)拓國際市場(chǎng)。與美國公司合作,拿到訂單再大面積推廣。因為產(chǎn)地在大熊貓國家公園,收購價(jià)要高出市場(chǎng)價(jià)30%。

    “靈芝我核算過(guò),一畝地一年有13000~15000元的純利潤。赤松茸的品質(zhì)能賣(mài)到15、16塊錢(qián)一斤,是市場(chǎng)價(jià)的兩倍。教會(huì )居民種植,又是一條增收致富路!”王賢祥的眼里如浩瀚星辰,閃閃發(fā)亮,“要感謝管護總站,他們一直在幫我們呢?!碧炜栈厥幹?zhù)他爽朗的笑聲。

    嘗到甜頭,居民自發(fā)巡山

    “我們今天要從楊柳坪溝走到仙堂,這條巡護路線(xiàn)大概有30公里,大家準備好就出發(fā)?!憋w虹社區內,一支巡護隊整裝待發(fā)。但不同于龍池站,這支隊伍是由社區的居民自發(fā)組成。

    ▲社區巡護隊

    這支社區巡護隊建立于2016年,每個(gè)月會(huì )定期巡護一次,轄區內共有6條巡護線(xiàn)路。通過(guò)劃定保護小區邊界、設立警示標志、開(kāi)展人工巡護、進(jìn)行紅外監測等措施,區域內再無(wú)狩獵、打筍、盜伐等破壞森林生態(tài)的違法行為。

    “央視都來(lái)報道過(guò)?!蓖踬t祥自豪的說(shuō),今年通過(guò)紅外監測統計,區域內野生動(dòng)物種類(lèi)較2016年之前增加了13種。

    生物多樣性的增加,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的變好,讓飛虹社區的居民嘗到了甜頭。當地社區群眾收入年人均增至了23000元,社區旅游人數年達50萬(wàn)人次,人均旅游收入達15000元以上。其它林業(yè)產(chǎn)業(yè)、獼猴桃年人均收入達18000元。

    “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轉換通道,在飛虹社區已然實(shí)現?!?/p>

    山風(fēng)輕輕吹,青山高巍巍。

    21年來(lái),大熊貓國家公園都江堰片區大熊貓種群數量,從6只增為14只,川金絲猴數增為700只。目前,已記錄動(dòng)物總數達1068種,涵蓋國家一級重點(diǎn)保護動(dòng)物16種、國家二級重點(diǎn)保護動(dòng)物64種。已記錄植物總數2836種。

    1650位入口社區村民,52位管護總站員工,共同組建了大熊貓國家公園都江堰片區的保護大軍。

    正是他們,以“不負青山”的情懷,守護著(zhù)綠水青山,用生命歲月和一個(gè)個(gè)平凡而溫暖的故事,讓野性的大山,有了動(dòng)人的山魂。

    而青山,定不會(huì )負人。

    (圖片來(lái)源:大熊貓國家公園成都管理分局 大熊貓國家公園都江堰管護總站)

    大熊貓國家公園自由行旅游攻略

    • 大熊貓國家公園里的守山人

      編前語(yǔ):生態(tài)文明是人類(lèi)文明發(fā)展的歷史趨勢。習近平總書(shū)記指出: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。人不負青山,青山定不負人。2021年10月12日,我國公布了首批國家公園名單,大熊貓國家公園位列其中。作為長(cháng)江上游生態(tài)屏障的重要區域,大熊貓國家公園不僅僅是對珍稀物種的保護,也是生態(tài)文明建設的國家戰略。保護好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成為時(shí)代的一道“必答題”。成都既是公園城市的首提地,也是生物多樣性的樣本城

      2022-01-25
      279 29
    • 大熊貓國家公園正式設立 73只野生大熊貓生活在成都片區

      大熊貓國家公園正式設立,這也標志著(zhù)大熊貓國家公園建設開(kāi)啟新征程。2017年,這場(chǎng)由國家主導、區域地跨四川、陜西、甘肅三省的大熊貓國家公園體制試點(diǎn)工作全面啟動(dòng)。其中,大熊貓國家公園成都片區位于成都平原西北部,與德陽(yáng)什邡市,阿壩茂縣、汶川縣、雅安蘆山縣相鄰。前期體制試點(diǎn)面積1459平方公里,涉及都江堰、彭州、崇州、大邑的10個(gè)鎮(街道),范圍內現有戶(hù)籍人口7879人,其中核心區257人。記錄高等植物3

      2021-10-14
      488 65
  2. 點(diǎn)擊查看更多
  3. 神马午夜场,美女张开腿给男人桶,无限动漫网在线看动漫,国模冰冰高清炮轰图150p